Posted on

1年前,西部战区空军某雷达站的几名官兵怎么也不会想到,瘦身还能为他们赢得荣誉。

虎年春节刚过,该雷达站举行了一场特别的表彰活动。指导员刘昊鹏等5名官兵被评为站里的“减脂之星”。20公斤、15公斤、10公斤……奖状上的数字,证明着这5名官兵获奖实至名归。

发起这项评选活动的,是站长周毅路。2019年3月,周毅路从西藏高海拔地区来到该雷达站担任站长。营区海拔降了3000多米,周毅路明显感觉代谢变慢,体能下降。同样的工作、生活节奏,几个月间,他胖了好几圈。2020年底,身高一米八的周毅路,体重达到90公斤。

由于工作需要,雷达兵长时间久坐,加之雷达站地处山顶,没有长时间开展室外运动的条件。周毅路发现,站里一些官兵有着和他一样的烦恼。

去年春节过后,周毅路决定把2021年定为该雷达站的“瘦身年”,召集需要瘦身的战友一起锻炼。

为了帮助大家瘦身,周毅路和刘昊鹏煞费苦心,为官兵量身定制锻炼计划,设计瘦身打卡表。他们精心制作了一份海报摆放在食堂门口,上面标记着“瘦身团”成员的名字、体重以及减重目标,还印着“连体重都控制不了,怎么控制人生”等标语。

2020年底,该雷达站功能齐全的新型健身房投入使用,挥洒汗水的身影越来越多,工作间隙进行锻炼的官兵比比皆是。日子在苦练中一天天流淌,体重秤上的数字越来越小,“瘦身团”成员的体型越来越好。

“感谢站里成立‘瘦身团’,感谢战友的督促和鼓励。”手捧奖状,瘦身10公斤的姚永安喜笑颜开。

“这份荣誉,让我感觉1年的努力没白费。”10公斤对于炊事员宋兴涛而言,减得更艰难。繁忙的工作让宋兴涛很难挤出足够的锻炼时间,食堂门前的单杠就成了他最便利的训练器材。虽然没能达到预定减肥目标,但站里还是授予他“进步之星”。

“只要肯挥洒汗水,就能遇见更好的自己。”正在休假的周毅路也喜滋滋地收到了奖状。去年年底,该雷达站军事体能考核取得全旅第3名的好成绩。

长期在后勤岗位工作,体育锻炼少,我的体重一直“稳定”在90公斤左右。站里成立“瘦身团”后,我第一时间报了名。然而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特别是瘦身的第一个月,我感觉自己差点就要放弃了。每天繁忙的工作之余,还要打起精神进行大运动量锻炼,实在很困难。多亏有战友的督促和鼓励,总是拉着我一起去跑步。如今,我的体重越来越轻,体型越来越好。以前和家人通话,他们总担心我的健康。现在瘦下来了,家人也放心了。

最让我受到激励的,是我们的指导员。以前,指导员比我还胖一些,但他一年里瘦了40斤,而且保持得特别好。只有经历过减肥的人,才明白这需要多大毅力。

作为司务长,我还肩负着“瘦身团”成员饮食调节的重任。为此,我想了很多办法:督促炊事班做菜少放油,多准备些黄瓜、西红柿,在网上学习减肥食谱,就餐前提醒大家控制饮食。

我们的驻地在山顶,训练条件有限。近两年胖起来以后,我试过各种瘦身方法,在走廊做俯卧撑、在宿舍练哑铃,但都收效甚微。

军事体能考核时,我没通过引体向上课目考核,影响了单位的整体成绩。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,当时就有了减肥的想法。后来站里成立“瘦身团”,我立刻加入进来。

2020年12月,站里的新型健身房投入使用,加上“瘦身团”成立,大家运动热情高涨,参加锻炼的人越来越多。有时我们还会开展俯卧撑、跑步等比赛,激发大家的锻炼热情。起初,我们掌握不好运动量,有时运动过量导致肌肉酸痛,走起路来一瘸一拐。一次,一名战友明明快跑不动了还在坚持,差点从跑步机上摔下来。虽然他嘴上不说,但我们都知道,大家谁都不愿认输,不愿轻言放弃。

体重减轻,体型达标,我们同时也收获了健康。雷达站24小时担负战备值班任务,我和许多战友都有腰椎间盘突出等疾病。以前值班时,坐上一两个小时腰部就开始疼痛。现在经过锻炼,我们不仅瘦了下来,身体状况也改善不少,明显感觉腰部好多了,久坐也没有问题。

其实,我的身材原本一直保持得不错。去年2月休假回家,一时的“海吃海喝”,让我在20余天假期里胖了五六公斤,差1公斤就超重了。我意识到必须要减肥了。

我的性格比较活泼,瘦身积极性很高。站长因此交给我一项重任——组织大家一起运动。我专门在手机上下载了运动软件,利用晚上的休息时间带大家一起健身。有时,因为工作忙我也想偷偷懒,可想到自己是组织者,就找不到偷懒的理由了。

习惯成自然。坚持了一两个月后,每天进行锻炼就成为大家的习惯,不健身反而感觉少了点什么。我还经常在网上自学健身知识,瘦到标准体重后,我的目标更高,想办法增肌,让体型更有型。

去年10月,大家在休息时一起交流,不管是减肥还是增肌,吃什么都很关键。当时我就想,如果我在炊事班,就可以用自己所学知识做些减肥餐、增肌餐。没想到过了几天,站长问我愿不愿意去炊事班,我当即同意。几个月来,我努力提高炊事技能,希望为大家做出更有营养的美食,让战友们练得科学、吃得健康。

2019年3月,我从高原驻地来到雷达站担任指导员,身材渐渐“走样”。2020年,妻子生小孩,我休假在家照顾她。沾妻子“月子餐”的光,我胖了10斤,被身为老兵的父亲教育,说我都快没有军人的样子了。

此后我也断断续续进行锻炼,但因为各种原因没坚持下来。2021年春节休假后,我又胖了几斤,达到体重的最高点。痛定思痛,当年3月站里成立“瘦身团”,我下决心减肥,跑步、跳绳、上器械,晚上只吃点黄瓜和西红柿。

作为指导员,日常工作比较多,晚上还经常加班加点工作。有时,战友看我工作太晚,劝我吃些东西。可一想到自己立下的瘦身目标,我都一次次拒绝。

3个月后,我减掉了10公斤。在去年7月份进行的年中军事体能考核中,我拿到了优秀的成绩。10月份参加西部战区空军组织的军事体能考核,我得了满分。

现在,站里参加锻炼的人越来越多,官兵的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,个个都很有活力。作为一名雷达兵,虽然我们的战斗岗位大多在屏幕前,但只有保持良好的体能水平,才能在快速转进中迅速进入战斗状态。

减重不是我们积极瘦身的最终目标,“练好体能,为打胜仗”,我们要当好祖国长空的“千里眼”。

订阅《春城手机报》: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